導讀:今年在與央視總編室簽署版權協議時,“聽寫大會”的總導演關正文仍舊心懷忐忑,“當時,我還抱著‘乙方’的心態,提出兩個要求‘今年這檔節目由我來做吧’,‘如果今年我情趣用品做得好,明年我享有優先製作的權利’。人家笑了,‘關老師,不是這樣談的,我們希望的是,今年、明年您能授權我們央視去做‘聽寫大會’……’”一句話讓關正文突然感覺“世界真的變了”。
  近日,央視與《中國好聲音》製作方燦星公司聯合製作綜藝節目《中國好歌曲》引起各方關註。該節目的製作方式打破了央視“自產自銷”的方式,改為央視負責全局把控,“好裝潢聲音”團隊負責具體製作,這種聯合製作的模式將在央視明年重點推出的十大節目中廣泛採用。《漢字聽寫大會》就是另一檔聯合製作的樣本。“聽寫大會”的總導演關正文曾將與央視的合作方式比喻為“賞飯”。今年,關正文突然感覺“世界真的變了”。記者昨天分別採訪了“聽寫大會”的總導演關正文和燦星公司宣傳總監陸偉,關註央視的巨大變化。
  世界真的變了
  “聽寫大會”的總導演關正文上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始與央視合作,他曾是《幸運52》、《開心辭典》、《對話》以及央視電影頻道“愛電影”系列的創始人之一。不過在2012年之前很長一段時間中,他曾刻意遠離電視節目製作。“2012年之前,你都看不到任何節目能夠產業化的跡象。作為民營企業,你和電視臺的合作方式就是商量好一個製作經費。不是節目需要多少就給你多少的,而是電視臺依據台里團隊的標準撥給你的,有時還要略低於台里——比自己人價格高,人家為什麼還用你?所以(民營公司)想賺錢只能靠精打細算,有時甚至在不該省錢的地方省錢。另外,本來是你開發的一個節目模式,做著做著版權就自然歸屬電視臺了,你永遠是打工者。”關正文將製作公司與電視臺合作的方式比喻為“賞飯”,“電視臺‘賞飯當鋪’給節目製作方。”
  2012年“好聲音”的出現,讓關正文有了“重出江湖”的打算,“在觀眾眼裡,這是一檔好節目,但在我們眼中,它是電視產業化的信號,儘管節目在浙江衛視播出,但所有人都知道這檔節目並不屬於電視臺,燦星擁有‘好聲音’在國內的所有版權、製作權,兩家根據收視情況利潤分成,這種對等的合作前所未有。”這種方式後來也被運用於《漢字聽寫大會》中。2011年,關正文所在的實力電傳製作群註冊了“聽寫大賽”的版權,但今年在與央視總編室簽署版權協議時,他仍舊心懷忐忑,“當時,我還抱著‘乙方’的心態,提出兩個要求‘今年這檔節目由我來做吧’,‘如果今年我做得好,明年我享有優先製作的權利’。人家笑了,‘關老師,不是這樣談的,我們希望的是,今年、明年您能授權我們央視去做‘聽寫大會’……’”一句話讓關正文突然感覺,“世界真的變了”。在11月10日舉東森房屋行的央視2014年重點節目推薦會上,這種印象越發強烈,“主持人介紹推薦人時,金磊的身份是燦星公司副總經理,龍丹妮是天娛公司總裁,他們都不是以個人或者央視某個節目的幕後策劃身份出現的,而是堂堂正正的公司代表,這體現了央視對於合作方的尊重。”
  跟房屋貸款央視合作其實自由度很大
  《中國好歌曲》是燦星公司和央視合作的第三檔節目,此前兩家聯手打造的《舞出我人生》今年上半年在央視一套綜合頻道播出,曾多次奪得索福瑞城市網收視第一。另一檔共同製作的平民選秀節目《出彩中國人》將於12月在央視露面。“好歌曲”之後,兩家還將在明年7月打造中國首檔武術選秀類節目《中國好功夫》。回溯合作的源頭,燦星公司宣傳總監陸偉多次提到“央視主動上門尋求合作”的誠意。“此前,我們總認為央視很正統、限制很多,真正合作才發現央視的自由度很大,超乎想象。”陸偉介紹,央視對節目只有兩個基本原則,“其一,要求創新——節目模式最好是前所未有的,原創的、標桿性節目。其二,最好以平民為主角,展示溫暖的、正能量、公益的故事。除此之外,央視對於你請誰當導師、請誰主持、怎麼製作,不會過多干預。”
  2013年開始,央視多檔節目採取了與社會公司聯手製作的模式,在陸偉看來,“央視打開了節目製作的壁壘,自己人做不了的就請外人做,既促進了熒屏的多樣化,又為中國電視人提供了機會。”當然,這種合作一定是建立在“洋和尚比本地和尚會念經”的基礎上的。陸偉透露,“好歌曲”等節目中,燦星將按照收視情況參與利潤分成,前提是這些節目收視率一定要超過央視自己製作的節目。“正因為如此,‘好歌曲’雖然是原創的節目模式,但我們對它仍舊有很高的收視預期。因為只有收視率上去了,才代表著一檔原創節目的成功。”陸偉說。
  聯合製作的方式也大大提升了央視節目的時效性。央視財經頻道副總監鄭蔚以脫口秀節目《是真的嗎》舉例說,“我們過去做節目就像大篷車一樣,舞美錄到哪兒,我們就到哪兒,經常不知道下一個地方在哪裡。這次我們跟光線合作《是真的嗎》,光線自己有棚,所有的信息系統、錄製系統都能夠隨時提供。對於時效性選題,我們一般是周一討論選題,然後節目組隨時跟進新聞,直到周四晚上最後一次錄像,節目周六播出,這種方式讓周播周錄成為簡潔有效的過程。”在鄭蔚看來,聯合製作的方式能夠極大地激發電視市場的活躍程度,“打破節目製作團隊的局限,匯聚更多的智慧,催生出更多的優秀節目,令頻道煥發出新的生命力。”文/本報記者 祖薇
  (原標題:央視變了)
(編輯:SN085)
創作者介紹

pantone

od51odba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